习总书记勉励我们“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习近平与大学生朋友们(四十七)

作者: 时间:2022-05-09 09:00:20 点击:358

信息来源: 《中国青年报》2022年05月09日04版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培黎学校考察,了解当地职业教育发展情况。他在听取学校情况介绍、参观路易·艾黎故居后,观看了师生们正在进行的机械加工、智能家居设计等职业技能实训,向师生们详细了解了专业教学、升学、就业等方面的情况,并勉励同学们:“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采访对象:王莹,女,1984年9月生,甘肃山丹人,甘肃省山丹培黎学校行政办公室副主任。陈海瑜,女,1982年10月生,甘肃山丹人,培黎职业学院对外交流合作处干部。朱加彪,男,1981年3月生,甘肃山丹人,培黎职业学院招生就业处干部。曾学成,男,2002年9月生,甘肃山丹人,山丹培黎学校机电专业2017级学生,现就读于兰州现代职业学院。钱莉,女,2002年8月生,甘肃山丹人,山丹培黎学校机电专业2017级学生,现就读于庆阳职业技术学院。彭东军,男,1966年5月生,甘肃山丹人,山丹培黎学校校长、培黎职业学院院长。

采访组:石新明 马国锋 李玮 徐斌 秦涛

采访日期:2020年9月18日

采访地点:山丹培黎学校会议室

采访组:王莹老师,您好!2019年8月20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山丹培黎学校考察,参观了学校创办人路易·艾黎的故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路易·艾黎与培黎学校的故事。

王莹:故事要从1925年说起。那一年,28岁的新西兰青年路易·艾黎通过报纸了解到中国。带着“想去看看中国的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想法,他远渡重洋,于1927年4月21日来到上海,从此开始了长达60年的中国之旅。

1934年,艾黎参加上海第一个国际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并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联系。抗战全面爆发后,为了帮助中国,艾黎和国际友人埃德加·斯诺夫妇发起倡议,并在宋庆龄等人的支持下发起“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简称“中国工合”)。很快,“中国工合”成为当时失业工人和难民生产自救、支援抗战的一支独特的经济力量。

1940年9月,艾黎到陕西宝鸡一带考察。在秦岭脚下的小镇双石铺创办了双石铺培黎工艺学校,探索发展适合中国国情的半工半读、手脑并用的新型教育,为中国培养技术人才。学校取名“培黎”,既是为了纪念职业教育先驱约瑟夫·贝利,又寓意着为中国的黎明培育新人。

当时学校的办学条件非常艰苦,师生们生活学习都是在窑洞里,所以没能留住“中国工合”总部派来的多位校长。1941年,英国人乔治·何克接任双石铺培黎工艺学校第九任校长。

采访组:2015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英国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白金汉宫举行欢迎晚宴。习主席在祝酒词中提到了二战期间中英两国人民相互支持、休戚与共的两个动人故事,其中一个就是乔治·何克积极投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故事。您能给我们讲讲何克校长的故事吗?

王莹:乔治·何克是路易·艾黎最亲密的战友,1915年出生于英国哈本登,1937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同年来到中国。何克以美国新闻通讯社临时记者的身份,深入延安和晋察冀边区采访,撰写了《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中国》一书。他以激扬的文字,真实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根据地人民与侵略者英勇斗争的情形。何克所到之处,看到人们生活异常艰苦,却全身心投入抗战,这种精神使他肃然起敬。

1941年,何克受“中国工合”总部派遣,到双石铺培黎工艺学校担任校长。他学习延安的革命精神和八路军的思想作风来管理学校、教育学生,使学校迅速发展起来。1943年,日军侵占河南,战争的硝烟向西弥漫。学校凡事受地方当局阻挠和破坏,加之经济来源枯竭,难以维持,濒临夭折,另选校址迫在眉睫。同年8月,艾黎和英国著名科学家约瑟夫·李约瑟博士前往玉门油矿考察,途中落宿山丹。艾黎发现山丹资源丰富、民风淳朴,在与何克商量后,决定选择山丹作为培黎学校的新校址。1944年12月至1945年3月,何克带着60名学生,一路艰难跋涉,来到了山丹。在山丹,何克忘我地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临终前,他写下这样一行文字——“把我的一切送给培黎学校”。

2015年10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英国时,在白金汉宫出席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行的欢迎晚宴。习主席在祝酒词中说:“英国记者乔治·何克积极投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他写的《我看到了一个新的中国》真实地记录了在延安和抗日根据地的所见所闻。他不仅撰文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暴行,还曾担任陕西双石铺培黎学校校长,为带领学生向安全地区转移付出了年轻的生命。”“中英两国人民在战火中结下的情谊永不褪色,成为两国关系的宝贵财富。”

采访组:听说何克校长在生命垂危之际还在翻看《红星照耀中国》(又名《西行漫记》)和《共产党宣言》。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王莹:何克的枕边一直放着《红星照耀中国》和《共产党宣言》,在生命垂危之际,他曾多次陷入昏迷,但只要清醒时,他就要求艾黎为他读书,艾黎就选取书中何克作了标记的段落念给他听。听着听着,何克笑了,他说:“我就是从这里思考很多问题的。”

“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听到《共产党宣言》中的这句话,何克深情地说:“讲得多在理啊!我们的学校无疑是对这场运动的支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何克仿佛要将真理的闪光尽收眼底。

1945年7月22日,在抗战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之际,何克停止了心跳,年仅30岁。艾黎将他安葬在山丹南湖附近,亲手为他立下墓碑。

采访组:陈海瑜老师,您好!习总书记考察期间,参观了路易·艾黎故居。作为现场的讲解员,请您介绍一下当时的情景。

陈海瑜:习总书记到达路易·艾黎故居后,先是参观了解了邓小平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与艾黎的伟大友谊及对他的评价。在展柜中,总书记看到了学校珍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给学校发来的贺信、贺电和贺卡。其中有习仲勋同志同意担任山丹培黎学校名誉校长的复信、艾黎故居落成时的贺电,还有总书记担任福建省省长期间发给学校的贺卡和致学校60周年校庆的贺信。当总书记看到自己在2000年新年之际给学校发来的贺卡时,他面露微笑,仔细端详。

在艾黎视察“中国工合”的照片前,总书记驻足问道:“‘黄鱼车’是什么?”我回答道:“‘黄鱼车’是旧社会没有正规营运手续而从事营运的机动车,车上往往载的都是难民,非常拥挤。遇到关卡,大家要先下车,步行一段再上车。有时一段路要这样折腾很多次,才能到达目的地。”

在讲到彭德怀同志亲笔出具的要求当地驻军和过境部队对学校予以保护的证明信时,总书记说:“这封信就是告诉大家,这所学校是为党和人民作出过贡献的,应当保护起来。”在北面展厅(客厅、卧室、餐厅)的卧室,总书记说:“这是咱们大西北的炕。”

采访组:朱加彪老师,您好!习总书记在学校的实训教学楼观看了师生们正在进行的机械加工、智能家居设计等职业技能实训,并向师生们详细了解了专业教学、升学、就业等方面的情况。请您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

朱加彪:见到总书记的那一刻,我感觉就像看到一位亲切、慈祥的长者、父辈。总书记与在场的所有师生一一握手,并通过所穿工服判断大家的身份,说“你是老师”,“你是学生”……

我向总书记介绍了学校机械加工实训室的建设情况和学生们的实训情况。总书记说:“培黎学校所处西北地区,发展相对滞后,希望老师们能够克服困难,努力工作,为西北的经济社会发展培养更多的技能型人才。”

总书记问道:“你是哪个专业的老师?当老师多长时间了?”

我回答说:“我是机械专业的老师,是2007年从企业考入学校当老师的,现在已经12年了。”

总书记又问:“学生毕业后能够直接上岗吗?”

我说:“我们的学生经过三年的学习,可以适应企业岗位能力的需要。”

总书记对培黎学校的考察指导,使我更加坚定了从事职业教育的决心。我将努力提高自身专业技能,更新专业知识,紧跟时代发展,做一名合格的新时代职业学校教师。

采访组:曾学成、钱莉同学,你们好!听说在实训楼,习总书记和你们进行了面对面交流,请与我们分享一下当时的情景。

曾学成:当时总书记问我是几年级的学生、学的专业都有哪些科目,还问我毕业后的打算。我回答说,我是二年级学生,我们专业有电工、焊工、车工;有机会我会继续上高职院校深造,没有机会我会选择就业,进一步提高专业技能,成为像董礼涛那样的大国工匠,为国家作一份贡献。我当时非常激动,但总书记就像长辈一样和蔼可亲,消除了我的紧张感。

钱莉:我觉得总书记和蔼、亲切、慈祥。总书记问我:“喜欢不喜欢这个学校?”我回答:“我很喜欢我们的学校!”总书记还说,你们学校大有前途。我对总书记说的“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也对自己的前途抱有很大期望。我要好好学习,以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是机电专业2017级的学生,我们的专业就业范围很广,很好就业。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继续深造,当一名技师。有些人或多或少对中等职业教育存有一些偏见,但我不那样认为。我觉得,在职业学校不仅可以学习文化知识,还可以学习专业技能,能很好地发挥自己的长处。

采访组:彭东军校长,您好!习总书记多年来一直牵挂着学校的发展,听说学校的多媒体教室就是在总书记的关心下建立起来的。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彭东军:习总书记从实训楼出来后,来到学校的多媒体教室。当听到我介绍说“这就是在总书记的关怀下建起的多媒体教室”时,总书记微笑着回应道:“这是千里送鹅毛,但对西部地区的职业教育而言,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

一直以来,习近平同志与山丹培黎学校情意相连,不断为学校送来祝福和关怀。1999年12月,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时,就曾倡议爱心人士为学校捐款35万元。2000年元旦,习近平同志给学校寄来贺卡,向全校师生致以新年的祝愿。2002年,学校举行纪念路易·艾黎诞辰105周年暨庆祝建校60周年活动,习近平同志发来贺信,勉励师生“在新世纪不断取得新成就、实现新发展”。

采访组:习总书记在参观校史展览时,详细了解了20世纪40年代培黎学校的历史沿革及办学成果。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彭东军:总书记参观校史展览时问道:“当时学校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什么?”我回答说:“大部分资金都来源于国际援助。”

学校创办之初,按照农、工、牧三位一体的原则,兴建了农场、牧场、纺织、陶瓷等二十多个与山丹经济紧密联系又服务于教育实习的小型工厂。那个年代物资匮乏,学校缺少许多东西,所以学校缺什么就办什么专业,这样生产出来的产品不仅可以满足学校的需要,剩余产品还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用来补贴学校。

当时,艾黎带着师生们垦荒地、开矿山,给山丹乃至河西带来了许多“第一”:第一所西医医院(何克去世后,艾黎决心在山丹建一所西医医院,名叫“沙漠医院”)、第一辆汽车、第一台拖拉机、第一盏电灯,还有河西最大的汽车运输队、最早的机械化农场和半自动化煤窑。在艾黎精神的感召下,来自英、美、德、新西兰、澳等国的24名外籍教师、专家、技师来校支援,一时间学校声名远播,成为河西走廊上一颗耀眼的明珠。

采访组:请您介绍一下山丹培黎学校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办学情况。

彭东军:1949年解放大西北时,学校组织20辆汽车运送解放军部队,为解放玉门油田及山丹军马场作出了积极贡献,受到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的高度赞赏。彭德怀同志还亲笔出具证明信,要求当地驻军和过境部队对学校予以保护。

新中国成立后,山丹培黎学校培养的学生奔赴祖国建设第一线,成为各条战线上的技术骨干。新中国第一批石油技术人才,不少是从培黎学校走出去的。原石油部部长康世恩曾感慨地说:“在祖国辽阔的土地上,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培黎人。”

1953年,应周恩来总理邀请,艾黎定居北京,学校迁至兰州,更名为“兰州石油技工学校”。但艾黎情系山丹,一直视山丹为第二故乡,一直记挂着山丹那个曾经熠熠生辉的培黎学校。艾黎曾说:“在山丹与青少年一起学习劳动的岁月,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生活最丰富多彩的年代。”艾黎定居北京后,曾六次重访山丹,重温山丹带给他的欢乐和慰藉。

1984年12月,艾黎郑重地向前来北京为他祝寿的甘肃省党政领导提出“在山丹重建学校”的想法。1985年,山丹培黎农林牧学校恢复重建。1987年4月21日,是艾黎来华工作60周年纪念日。这一天,重建后的甘肃省山丹培黎农林牧学校正式开学,艾黎晚年的心愿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变成了现实。90岁高龄的艾黎很想参加开学典礼,但他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当天,他在北京的寓所里兴奋不已,还为开学庆典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贺电说:“为了今天,我将我全部的爱和祝贺送给你们每个人,每一个工作人员和每个新学生。”1994年,学校更名为“甘肃省山丹培黎学校”。

采访组:听说习总书记在参观校史展览时,曾在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习仲勋与路易·艾黎亲切交谈的照片前驻足良久。请简要介绍一下党和国家领导人与艾黎结下的伟大友谊。

彭东军:艾黎在中国长达60年的奋斗经历堪称传奇。他在中国人民最苦难的时刻来到中国,把自己的一生全部献给了中国人民。他的故事映照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革命图景,浓缩了所有对华友好人士的卓越与伟大。

路易·艾黎发起“中国工合”,生产了大量军需民用产品,在中国抗日救亡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并先后两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1977年12月2日,在路易·艾黎80寿辰宴会上,邓小平同志代表中国政府给予艾黎高度评价:“为中国革命事业尽力的国际朋友有千千万万,像艾黎同志那样50年如一日,在我们艰难困苦的时期,在我们创业的时期,在我们胜利以后,始终如一地为中国人民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不容易的,所以他受到中国人民理所当然的尊敬。”艾黎去世后,邓小平同志亲笔题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永垂不朽!”

2014年11月21日,习近平主席访问新西兰。在出席新西兰各界举行的招待会上,他说:“新西兰友人路易·艾黎先生1927年远赴中国,将毕生献给了中国民族独立和国家建设事业。”

2017年4月20日,在路易·艾黎120周年诞辰前夕,习近平主席给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北京培黎职业学院回信。习主席在信中写道:“艾黎与中国人民风雨同舟,在华工作生活60年,为中国人民和新西兰人民架起了友谊之桥。他和宋庆龄、斯诺等发起成立的工合国际,为支援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希望你们发扬传承艾老‘努力干,一起干’的工合精神,积极开展国际文化交流,谱写国际友谊新篇章,为促进世界和平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贡献。”

采访组:20世纪80年代,培黎学校恢复重建,习仲勋同志应邀担任学校名誉校长。请与我们分享一下这背后的故事。

彭东军:参观校史展览时,习总书记在展板前凝视着习仲勋同志的照片伫立良久,他问道:“我的父亲是什么时候担任学校名誉校长的?”我回答说:“习老是1988年4月担任名誉校长的。”

20世纪80年代,习仲勋同志经常与艾黎见面。同在大西北工作过的经历,让他们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习仲勋同志经常听取艾黎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建议和思考,与他探讨职业教育、文化建设等工作,并多次代表党中央为他祝寿。1987年12月2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等代表中国人民向艾黎祝贺九十寿辰。在轻松欢快的气氛中,艾黎提出请习仲勋同志担任恢复重建的新培黎的名誉校长,习仲勋同志愉快地答应了。

因为艾黎,山丹培黎学校——这所远在西北偏僻小县城的学校,承载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希冀与关爱。1988年4月22日,在学校恢复重建一周年之际,习仲勋同志亲笔回信,欣然同意担任山丹培黎学校名誉校长,并表示将尽力为学校的发展作出贡献。1989年10月25日,学校举行艾黎故居落成典礼,习仲勋同志给学校发来贺电,勉励学校“努力为国家培养优秀人才,在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中作出更多的贡献”。1998年3月15日,习仲勋同志为学校亲笔题词“发扬艾黎艰苦奋斗精神”。习仲勋同志情系培黎,担任山丹培黎学校名誉校长长达14年。

采访组:王莹老师,请您回忆一下习总书记离开学校时的情景。

王莹:习近平总书记亲临山丹培黎学校考察的这一天,对于所有培黎人来说都是一个无比兴奋的日子。当习总书记从多媒体教室走出来时,师生们欢呼雀跃,激动地连声呼喊:“总书记好!”“总书记好!”总书记亲切地向大家挥手致意,微笑着与大家握手,握手时还真诚地注视着我们每个人。

我们高唱校歌与总书记道别:“我们生活,我们学习,我们生活学习在培黎。”一句句真诚的“总书记,培黎师生感谢您”,深深地感染着总书记。总书记停下脚步,即兴发表了讲话。我们围拢在总书记身边,聆听殷殷教导,内心激情澎湃!

总书记说:“路易·艾黎是伟大的国际友人,我们老一辈革命家、领导人都跟他建立了这种亲密关系,支持他的事业……当年,我的父亲也是欣然受邀,做山丹培黎学校的名誉校长。实际上也就是我父亲他有这一番心意,这里也需要,找到了我,所以当时就给学校提供了一些电脑,做了点儿事。当然,我们这些都是千里送鹅毛,微不足道的。”

在谈到职业教育时,总书记说:“我国经济要靠实体经济作支撑,这就需要大量专业技术人才,需要大批大国工匠。职业教育前景广阔,大有可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希望你们继承优良传统,与时俱进……我支持你们!”

总书记的到来让培黎师生感动不已,总书记的关怀为培黎事业发展注入了强大精神力量!我们簇拥着总书记走到汽车前,许多师生激动得流下了不舍的泪水。总书记再次与大家握手道别,饱含着浓浓的关切。我们目送总书记的汽车缓缓驶出校园,久久不愿散去……